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日 :8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书香热线:0662-5500789
邮箱:gdbestschool@163.com

我国作文教学序列研究

一、我国传统作文教学中“先放后收”训练序列

我国传统的语文教学有许多宝贵的经验可供我们现时借鉴,例如先“放”后“收”的作文训练序列至今仍不失其实用价值。

我国古代蒙学正式写作(开笔)较迟,大多采取先“放”后“收”的训练程序,即第一步是“放”,鼓励学生驰骋想象,放胆作文,不受约束;第二步是“收”,即到一定阶段,学生作文已经有了基础,就要求他们学习精炼严谨的作文方法。

宋代谢枋得曾根据先“放”后“收”的作文指导原理,编过一本《文章轨范》。这部书共有两部分,前半部分是“放胆文”,后半部分是“小心文”。在“放胆文”的引言中,他写道:“凡学文,初要胆大,终要小心——由粗入细,由俗入雅,由繁入简,由豪荡入纯粹。此集皆粗枝大叶之文,……初学熟之,开广其胸襟,发舒其志气,但见文之易,不见文之难,必能放言高论,笔端不窘束矣。”

清代王筠也曾以驯马为例,说明儿童习作先“放”后“收”的过程。他说:“作文必须放,放之如野马,踶跳跑嗥,不受羁绊,久之必自厌而收束矣。此时加以衔辔,必俯首乐从。”

古人没有具体说明儿童应该在什么年龄写放胆文,怎样写放胆文,又到什么年龄、什么程度该写“小心文”,如何写“小心文”。但是他们所提出的先“放”后“收”习作程序,却比较科学地揭示了儿童学习作文的一般规律。初学者由于不会作文,难免有畏惧情绪。这时如果鼓励他们尽情去想,放胆去写,直抒胸臆,畅所欲言,他们自然打消原来的畏难心理,逐步提高习作的兴趣与信心。这阶段文章的文字形式可能较粗俗,但内容却会比较充实丰富。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再因势利导地教给儿童严谨的习作方法,他们就会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,逐步进入作文的门径,掌握作文的规律。

二、老解放区“读写结合”作文训练序列

1927年井冈山第一个革命根据地的建立,到1949年全国解放的23年里,老解放区的教育经历了创办、发展和壮大的时期。在作文教学方面,老解放区所编的各种小学语文课本基本上都是按照“读写结合”的思路来确定作文训练程序的。在土地革命时期苏区的小学称为列宁小学,学制为5年,分前后两期,前期3年为初级,后期2年为高级。列宁小学的国语教材,内容与革命斗争和生产劳动实际联系十分紧密。在作文训练方面,一是考虑读什么,写什么;二是考虑读和写的内容要符合儿童年龄特点,讲究科学性;三是初步学会各种体裁的文章,讲究实用性。这些思想渗透在列宁小学各个年级的国语教学要求中。

但对到底是搞“读写结合”还是搞“读写分开”,在老解放区意见并不完全统一。例如当时的陕甘宁边区教育厅厅长晁哲夫就对“读写结合”持不同观点:“讲读和写作是国文教学的两大独立任务,应当严格的分别清楚。”

三、近年来我国小学作文训练序列探索

1978年和1987年编写的小学语文统编教材,是建国后比较好的两套教材。其特点是以阅读训练作为主线,将教材分为四类课文(讲读课文、半独立阅读课文、独立阅读课文、习作例文)。但是这两套教材所编排的习作例文,同阅读课文的关系不很密切,训练的要求比较笼统,序列不够清楚,练习的数量也比较少。因此,从1978年起全国各地小学作文教学的研究开始活跃起来。

这个研究表现为两种趋势。第一种趋势是将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提出的作文要求具体化,变成序列训练的计划。

第二种趋势是根据小学生作文能力形成的客观规律,也尽量考虑小学语文教学大纲的要求,编拟相对独立的作文训练序列。在这方面通过研究和实验已经自成体系,并对全国产生较大影响的作文教学流派主要有下述几个。

(一)作文分步训练  

1978年,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张田若在《作文训练三步走》中把小学作文训练概括为“三步”:第一步,口语训练(一年级);第二步,写话训练(二年级);第三步,作文训练(三至六年级)。山东省烟台市的李昌斌、马兆铭等认为,这“第三步”训练横跨三、四、五、六四个年级,阶段性不明确,也体现不出三年级训练的特殊性。三年级是由一、二年级说话、写话训练向高年级作文过渡的年级,以段的训练为主,应单独作为一个训练阶段,可以叫做“片断训练”(或叫“过渡训练”)。这样,“三步走”就成为“四步走”了。

烟台市的同志认为发展思维和发展语言相结合,既是小学阅读教学的中心环节,也是小学作文训练的中心环节。按其过程来说,可分四步走,即说话训练、写话训练、片断训练、篇章训练,这就是作文训练的阶段。各个阶段有各不相同的发展思维和发展语言的具体任务。发展思维和发展语言相结合,按其渠道来说,主要有三条:观察、阅读、写作。观察侧重于发展思维,做到“言之有物”;阅读侧重于发展语言,做到“言之有序”;作文是二者的综合运用,“有物”和“有序”的有机结合。这样,他们对于小学作文训练序列的设想可概括成“一个中心两条线”。一个中心是:发展思维与发展语言相结合。两条线是:一条纵线——“四步走”;一条横线——观察、阅读、作文三结合。这两线围绕一个中心,穿插结合,交织成网,形成一个作文训练“流程图”。根据上述设想,从1979年起,烟台市的同志在全市15个县、区进行大面积的实验,既订出了各个年级作文训练计划,编写了教材,又进行了理论总结,取得了显著的成效。

(二)作文素描训练  

 上海市的吴立岗、贾志敏等认为,小学作文应该分成五步训练,即一年级,口语训练;二年级,写话训练;三年级,片断训练;四年级,半独立的篇章训练;五六年级,独立的命题作文训练。其中三、四年级是两个十分重要的阶段,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,不可等闲视之。经过调查,他们发现三、四年级学生作文的主要毛病是内容空洞、言之无物。主要原因一是学生不会观察,不会想象,即形象思维能力十分薄弱;二是生活知识和常用词汇十分贫乏。据此,他们借鉴美术教学的经验创造了一种适用于三、四年级的作文教学形式——素描训练。所谓素描训练,是以观察实物作为途径,以片断和简单的篇章作为形式,将描写和叙述结合起来(即运用“白描”手法)反映周围生活的记叙文训练。素描训练不仅帮助儿童解决文字表达的问题,同时也帮助他们认识世界和提高思想品德。

1979年起素描教学先在上海市部分学校试验,后来很快推广到浙江、江苏、广东、黑龙江,现在全国各地有不少学校采用素描方法进行作文训练。

(三)作文分格训练  

1980年下半年,东北农垦总局语文教育学会组织力量,在常青的“写作分格教学法”基础上编写了《中小学作文分格训练》并进行相应的试验。东北农垦总局的同志认为事物都是复杂的整体,都是按一定规律逐步形成的。事物既然逐步形成,也可以逐步分解。作文教学也可以先进行分格训练,后进行综合训练。作文分格训练是为命题作文综合练习准备好“预制件”。

分格训练所谓的“格”,指单一的基本训练单位,相当于“单项训练”。具体地说,从说话、写话、片断训练到篇章训练,从写人记事到写景状物,从审题立意、选材组材到开头结尾,从培养观察能力到发展语言、思维能力,把众多的作文难点分解成一个一个具体训练的“格”。“格”可以用公式表示,例如在对话训练中,动作格中有这样的公式:

“人+动作+话”;“人++动作+表情”。

 分格训练根据《小学语文教学大纲》对作文教学的要求,结合教材和学生的实际,编写了各年级的作文分格训练教材,五册教材,包括325个格。

(四)先放后收的作文训练  

 从三年级起作文训练该如何进行?景山学校教师并不主张从局部到整体的分步训练或者分格训练,而是主张“先放后收”,从整体到局部进行训练。他们认为三年级是作文的启蒙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一是要培养学生作文的兴趣,调动学生作文的积极性,解决一个“作文难”的问题。二是要充分发展学生连贯语言的能力,让他们把文章写“开”,把笔头写“顺”。三是要引导学生写真情实感,不抄袭,不假编,不瞎套,不硬挤,一开步就把路子走正。因此,应该运用“放胆文”的形式进行训练,即让学生放开胆子去写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,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。三年级是鼓励学生把文章写开,解决“写什么”的问题;到四、五年级就要教会他们对文章“剪裁”,解决“怎样写”的问题。具体地说,四年级是掌握规律,严格作文训练的阶段,应教会学生如何写人、记事、状物。五年级是运用规律,提高作文水平的阶段,应使学生写出夹叙、夹议、夹抒情的富有儿童情趣的作文。

(五)读写综合的训练  

 广东省特级教师丁有宽主张把读和写紧密结合,取消通常的作文课。他经过长期的教学试验,总结出一套独具特色的语文教学方法,其特点是把作文知识和训练结合到讲读课文的过程中进行。他按照写好一篇记叙文的要求,总结出七条读写对应规律,教给学生从读学写的方法。这样,既抓读,又抓写,读中学写,以写促读,读写结合,突出重点,有效地提高了学生的读写能力。

1983年起,丁有宽提出了“读写结合五步训练”的设计,并付诸实践,力求大面积提高农村小学生读写能力。第一步(一年级):侧重练好一句四要素(时、地、人、事)完整的话。第二步(二年级):侧重练好九种句群。第三步(三年级):侧重练好七种构段法。第四步(四年级):侧重练好篇章。第五步(五年级):侧重综合提高,进行自学自得、自作自改的训练。  丁有宽的经验受到全国广大农村小学教师的热烈欢迎,并对港、澳地区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(六)近年来我国小学作文训练序列探索的特点  

1.继承和发展我国传统作文教学的成功经验(例如先放后收的训练和读写结合的训练)

2.注意吸收现代心理学和教学论的研究成果,将发展语言同发展思维(包括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)结合起来(例如作文分步训练和作文素描训练)

3.开始运用系统方法分析问题,既博采众长,又创造自己的特色

4.注意把训练计划细目化,实现训练项目的可操作化